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丽奇迹】(36)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36)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9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36与王子死磕

   「总舵主:我大概是初二回来」

   「奇迹:嗯」

   「总舵主:今年你确定不过去叔叔阿姨那儿了?」

   「奇迹:嗯」

   「总舵主:关键你一人跟家干嘛?」

   「奇迹:待着」

   「总舵主:……」

   「奇迹:呵呵」

   「总舵主:胡蔚的事儿……我觉得吧,你还是找他当面问清楚吧」

   「奇迹:不了」

   「总舵主:关键你怎么知道他就跟别人好了?」

   「奇迹:显而易见」

   「总舵主:唉」

   「奇迹:你叹气什么?」

   「总舵主:有点儿烦」

   「奇迹:哦?」

   「总舵主:不明白为什么现代人还这么热衷于过年」

   「奇迹:这是文化的传承」

   「总舵主:时代都变了,过年就直接等于消费了,这哪儿还是咱小时候过年 那样儿」

   「奇迹:纵然时代更改,古时候的传承仍旧需要后人来继承,以此来维持一 个民族性,作为民族特色」

   「总舵主:……我看没什么意思」

   「奇迹:总有吸引你的文化传承吧?」

   「总舵主:走婚算吗?」

   「奇迹:= = 」

   「总舵主:你这么严肃干嘛,这不是逗你笑笑嘛」

   「奇迹:我笑了^_^ 」

   「总舵主:你啊你」

   「奇迹:谢谢你哄我」

   「总舵主:你就窝着较劲吧,往死里较!」

   「奇迹:你这个建议好……我努力做到!」

   「总舵主:……」

   齐霁圆满的把杭航气走了。圆满的。

   杭航过年要跟梁泽回家,说是初二回来,但齐霁根据以往的经验感觉,不到 破五大约很难见着杭航= = 过年是种传承,齐霁刚如此教育了杭航一番。过年是 什么?就是家人团聚、年夜饭、炮仗、年糕、饺子……等。总之,喜庆、富足、 安康。

   齐霁在脑子里想了十八遍,也没发现今年春节他能跟哪一项沾边儿。

   于是乎……

  那就都别痛快吧。

   心动不如行动,广告词如是说。齐霁碾灭了烟,开始『大扫除』。之所以加 个引号,是因为,实际上小时工来过了,齐霁家里已经焕然一新了。而现在齐霁 所谓的这个『大扫除』其实扫的没啥,他就是把胡蔚的东西都整理出来了。
   不就是过年么?过年怎么了?过年我舒服不了,我也不让你舒服!

   齐霁决定了,今儿年三十也不怕,他,登门拜访!

   自从目击了胡蔚与温屿铭住在一起,齐霁的内心经历过几个阶段:揣测、观 摩、不甘、懊恼。

   揣测是说,他闭门不出来回来去的分析他俩的关系;观摩是说,他不懈的一 次次的『跟踪』他俩;不甘是说,齐霁虽然得出了结论是他们在一起了,可仍旧 没办法放弃;懊恼是说,面对这样弥足深陷的自己,竟然毫无办法。

   齐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现在事实摆得很清楚——无论他是不是误 会了胡蔚,胡蔚也已经另有伴儿了。你说你还较劲个什么意思?你把他赶走了, 你让他伤心了,难道你还期盼他能回头再跟着你?可虽知希望渺茫,齐霁却无法 让自己停止。故事里不都是那么写的么,历经磨难,有情人终成眷属。齐霁明白 现实不是故事,可内心殷切的期盼却难以打消。

   他是这么规划的:一会儿收拾好胡蔚的东西,送到他的『新家』去,很朴实 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并配以温情说都是自己的错,最后祝他幸福。

   嘛,你说嘛?齐霁想放手?

   怎么可能?可能的话能有之前那念头吗?——我不好过,你也别好过。
   齐霁的构想是需要胡蔚配合完成的。

   当他敲开的门的时候,胡蔚要惊讶,并百感交集;当他朴实的承认自己的错 误的时候,胡蔚要细致聆听;当他配以温情说都是自己的错的时候,他要落泪感 动;当他转身离开,他要在一分钟之内快步追上来;最后,他们抱在一起;最后 的最后,胡蔚毅然决然的离开温屿铭。全剧终,还是happyending。
   齐霁想着想着就乐了,他很久没乐过了。

   是的,这些天,齐霁想了很久。他爱胡蔚。因此,他要『宽容』的忽略他的 过去,他要『毫不吝啬』的表现他的痴情,他要『大度』的『包容』他的现在, 他要……

  总之,齐霁决定委屈自己,以此换回胡蔚。

   阿嚏。

   「今天晚上第几个了?」温屿铭扭头看着胡蔚,「感冒了?」

   「没,不知道怎么搞的……」

   胡蔚靠在副驾驶上,眼睛闭着。大年三十儿,他跟温屿铭俩人在外面订的年 夜饭,吃饭的时候就打了几个喷嚏,这会儿吃完出来还三五不时的打,关键没一 点儿别的感冒迹象。

   无奈的想点颗烟缓解一下打喷嚏打的险些脑震荡的头颅,没想到烟盒刚掏出 来就被温屿铭收走了,「别抽了,要是真感冒了容易起嗓子。」

   胡蔚无奈的看了看温屿铭,握在手里的打火机又扔回了上衣口袋。

   温屿铭与他接触过的各类男人是如此不同。这是胡蔚随着两人接触渐深体味 到的。工作上,他注重细节一丝不苟;生活中,他随和并具有绅士风度。而无论 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能体现出他的真诚与成熟。

   之前的苟且未遂事件被这位解决的非常之好,不过分解释也不回避,自然而 然的就避免了尴尬。

   三十儿之前胡蔚曾问过温屿铭是不是要回家过年,温屿铭浅笑着说家里没人 了。他的事,胡蔚是一点点知道的,这人鲜少提及自己的私人问题,但被问到也 不会刻意回避。在得知这一情况之前,胡蔚很难想象温屿铭同他一样成长于单亲 家庭。据闻,他母亲生下他后不久就因心脏衰竭过世了,后来父亲一直没有再婚, 就这么一家两个男人将他带大,他27岁父亲因肝癌过世,走之前看起来幸福并 满足。在温屿铭的叙述里,胡蔚感觉到他对他家庭发自内心的挚爱。他说,虽然 我对我母亲并没有自身的记忆,可是我父亲总会拿着影集跟我说起母亲,青梅竹 马的两人,一起经历了很多年的时光,即便动荡的年代也没有将他们分开过,母 亲从小就心脏不好,结婚后医生也建议不要怀小孩儿,可惜自己就这么来了,在 母亲的坚持下,自己拥有了生命,父亲说,他是母亲留给他的礼物。

   胡蔚觉得他们是很奇妙的一家人,相亲相爱,至死不渝。

   温屿铭说,他从父母这里感受到了很多情感上的微妙之处,这也坚定了他渴 望结婚并有个幸福的家庭。只是,很久之后,他才发现他喜欢男人,很久之后, 他才发现,他把他的婚姻经营的破败不堪。人生一定没有从来一次的机会,它不 是华丽的演出,而是一场非正式彩排,只是彩排失误也难能更正。

   胡蔚不知道为什么温屿铭的事给他这么多的触动,他开始感悟到情感在人的 一生中的重要性。虽然它一样逃不开万事万物的定律——有始有终,可期间的过 程,却让你良久回味。

   为什么自己喜欢的那一个是齐霁而不是温屿铭呢?

   这事儿胡蔚也不明白。

   毫无疑问,温屿铭睿智、成熟、有魅力,这魅力包括外在与内在。虽然他内 心深处有个人,可胡蔚相信他们并不是没有开始的机会。

   齐霁有什么好呢?任性、自以为是、多疑、幼稚。可……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张脸,绊住了他的脚步,他仍旧站在他的身边,无法离 开。是因为这是第一个打动他的人吗?到底怎么就被打动了呢?是他温和的笑? 是他满腹经纶的儒雅?是他精心营造的浪漫情调?是他发自内心的跟他投入同一 段生活?是他……?

   「还有什么想吃的零食么?」快到便利店,温屿铭问。

   「不用了吧,超市买了不少。」

   「那行,宵夜也给您准备了,一会儿踏实看晚会吧。」

   「唉,咱俩怎么像俩老头子?」

   「……」

   车驶入小区往地下车库去,胡蔚在空空如也的地上临时停车位那里看到了一 辆帕萨特。他笑了一下,自己居然以此联想到了齐霁。

   齐霁在温屿铭家门前坐了俩小时了——没人。他不相信自己找错了地址。虽 然这是第一次上楼来,可楼下信报箱上的名牌总没错吧?

   那个男人果然是温屿铭。毫无疑问。可这会儿这俩人呢?温屿铭过年回家了 吗?那么胡蔚呢?

        齐霁现在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简单了= =

  过年,你知道人家两人什么安排?

   可是门缝下泄露出的灯光又是怎么回事儿?出远门的话会不关灯吗?

   可能性太多太多,齐霁毫无头绪只有孤注一掷的干等。

   他本以为三十儿这天两人是要在家里吃年夜饭的,然后一起守岁。虽然这么 想很自虐吧,但齐霁就是这么以为的。并,想到胡蔚会亲自下厨伺候另一个男人 齐霁就咬牙切齿,再想到他揽着他坐在沙发上一起看春节晚会他就抓狂。

   现在这些都没有出现,齐霁一方面舒心了些,另一方面又更加不安起来。未 知总比已知的可怕。齐霁现在已经想到没准两人一起回了温屿铭父母家,或者搭 乘飞机去哪里旅行了= = 灯没关怎么了?就不能是匆忙中忘了关吗?

   铺天盖地的假想一轮又一轮的袭击齐霁的大脑,除了他们俩一起去火星,齐 霁把能想的全想了。却,仍不甘作罢。

   再一次看了看表,七点四十五。

   电梯叮的一声响是在之后的七点五十。

   随着门开……

  温屿铭先走出的电梯,径直往自己门前走,然后声控灯亮了,就看见了两只 硕大的行李箱,再往前走点儿……还一个人。陌生的、素未谋面的一个男人,坐 在他家门前。要知道没看见人之前,温屿铭心跳了一下,看到行李箱他就觉得… …是不是他回来了?可现在显然不是。这不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那张脸,这 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岁数不大,戴个眼镜。就说天底下没有这种好事 儿嘛,他……绝不可能毫无征兆的回来。

   这也是齐霁第一次正面目击温屿铭。这是个散发成熟气息的英俊男人,高大 强壮,却并没有头脑不好之感,并,时尚与艺术之感浓重。与跟在身后的胡蔚组 合在一起……如此合衬。

   败了,败了……齐霁几乎惊慌了。这可跟他脑子里勾勒的温屿铭完全相左。 由于嫉妒与愤恨,他勾勒的温屿铭……各位看官你往恶毒里想吧,什么麻子脸啊, 老人斑啊,豁牙子啊……唉,你也不想想,但凡胡蔚要能甩了你跟他,他只能够 是比你好不比你差吧?你见过有人先找个青蛙后找个蜥蜴的嘛!

   「齐霁……」胡蔚看见齐霁就呆滞了。

   温屿铭听见胡蔚这声儿,看了看齐霁又看了看胡蔚。

   「你……怎么……跟这儿?」

   不能认输,不能认输,齐霁一个劲儿给自己打气。这会儿没人能帮他了,他 要是自己都不帮自己,那不是擎等着败北呢嘛!

   按计划行动!

   「我……把东西给你送过来。」齐霁稳定着情绪。

   人生不是一台有剧本的戏,这我们都深知。胡蔚没问出齐霁设定的那句『为 什么』,取而代之,他问:「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齐霁愣住。

   「你,你跟踪?」这是胡蔚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温屿铭闻到硝烟味道了,温屿铭也大致明白这个人是谁了,温屿铭更加意识 到马上他们就要进入糟糕局面了。

   「你们……进屋说话吧。」他无奈的说。

   「你是不是跟踪我了?」胡蔚再想到楼下看到的那辆帕萨特……这叫一个气。
   「我……不说这些,我就是把你的东西给你送过来。我知道你们……在一起 了,挺好的,他应该比我适合你,比我好多了……我知道我误会了你,我也知道 你很难原谅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无端揣测你……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我 愿意你更好……不用太在意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我觉得非常幸福……」
   胡蔚听完,没有齐霁预料中的惊讶与感动,并,要不是温屿铭眼疾手快拦腰 抱住他,他的拳头现在已经落在齐霁身上了= = 「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你 比混蛋还混蛋!你他妈……齐霁你……」胡蔚使劲的挣脱,他非要给他一拳不可! 还有比这人更操蛋的人嘛?跟踪他,继续臆测,说的自己跟一圣人似的,我操你 大爷!

   齐霁这叫一个惊慌,胡蔚……胡蔚居然要打他?这这这……跟原计划半点不 同啊!

   「齐霁我告诉你,你他妈就是一……王八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摆什么姿 态啊?是,你干净我不干净,但是,我不比你低贱!谁都有走错路的时候,我经 历了太多你所不曾经历这辈子也不会经历的,我自己以此羞耻,我有资格,你没 资格!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你这种自私自利、毫无善心可言、自以为是、想 当然的王八蛋!」

   「胡蔚!别说了!」温屿铭拦着胡蔚,伸手去捂他的嘴。多数时候,言语上 的伤害比行为上更难追回。

   「你别拦着我,今天让我跟他说清楚。齐霁,我告诉你,我不用接受你的制 裁,我就是我,我对我自己负责,我做过什么我清楚,我这辈子后悔的事儿太多, 但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对你这么一个王八蛋动情!我嘲笑我自己,我嘲笑我前几 天还想再去找你,还想跟你解释!现在什么都不用了!你比我更恶心!」

   齐霁是完全愣了,面对胡蔚的指责与怒骂。

   猜忌创造了我们生活中的许多敌人,它无所顾忌的树敌,伤人伤己。猜忌, 是爱情的一记毒。

   温屿铭把胡蔚拽进门的时候,齐霁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有两只孤零零的不属 于他的行李箱。

   门内,温屿铭不停的亲吻胡蔚的额头,抚摸他的背脊,企图让他平静下来。 门外,齐霁被胡蔚的言语责骂的寸步难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