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7)【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7)【作者:deltat】
字数: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7章

  因为我的下身的伤一直都还没完全愈合,吴小涵既没有给我戴回贞操带,也再没有狠心虐过我。

  帮我更换阴茎上的纱布时,她都是蹲在我的脚旁,一直在向我道歉,向我保证说,她会对我负责。

  「好了,你对我没有什么责任的。」我这么安慰着吴小涵——似乎,帮助她彻底放下愧疚感,已经成为了我习惯性的行为。

  吴小涵也没有再和我争辩,只是默默地用她的温柔抚慰着我。

  不过,虽然没再忍心狠虐我,她却显然没有忘记用SM来给生活增添情趣——她也知道,我终究是喜欢做一个M的。

  有时,在下班后开车回家的路上,等红灯时,她就会把她的小脚伸到我的嘴边,有意挑逗说:「闻一闻,我穿了一天的袜子,味道你喜欢吗?」

  当我说「喜欢」后,她甚至还会把我袜子脱下来塞到我的嘴里,让我含着她的袜子一路开车回家。

  她也不怕搞得我神情迷离,导致车祸——她常常就是这样,可爱得都有些不顾现实、天真得都有些做事没谱。

  不过,既然没有再重虐我的身体,她也就开始尝试着各种新的羞辱我的方式。
  正好,羞辱向的调教也是我所最喜欢的。

  那是年底的一天晚上,我还在办公室里加班——吴小涵已经发了两次信息催我一起回家,可是我手上的活儿太多,领导又在一旁,我实在无法抽身。

  此时,我却突然在手机上收到吴小涵简短的消息:「抬头。」

  我抬起头一看,吴小涵站在我们办公室的门口,探进脑袋来看着我。

  她甜甜的笑着,又微微有一点害羞——让人忍不住联想起中学时代从教室门悄悄往里看那样的羞涩年代。

  我正伸手准备跟她打招呼,却见到她一只手端起了手机,另一只手准备用手指按向屏幕。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摇头。

  可是已经晚了——那久未体验到的猛烈电击,让我一声惨叫后便倒在了地上。
  吴小涵很快停下了电击,并坏笑着消失在门后;而所有同事都转过来看着我,走到我的面前问我怎么了。

  「还好,没事的,我脚滑了,我自己爬起来就好。」我用这话把他们应付过去。

  我正打算起身,又收到了吴小涵的短信:「乖狗狗,爬到办公室外面来噢,我在外面等你。」

  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我实在不敢爬行,于是便起身走了几步以后,快到门口时又装作捡东西的样子趴下来,继续往门外爬。

  我的脑袋刚刚伸到门外,便被一只熟悉的黑色高跟鞋牢牢踩住。

  可是,我的身体都还在门里呢。

  「小涵学姐,别闹了……里面同事还看得见我趴在地上呢。」

  「所以呢?」吴小涵冷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这就是你糊弄我,最后几步才趴下来的借口?」

  「我错了……」我承认:「只是……当着同事的面,我实在不好意思……」
  大约吴小涵也实在不愿意在同事面前制造更多的尴尬,于是她放过了我:「好吧,姑且原谅你一次。不过,继续爬出来吧。」

  楼道里倒是的确没什么人——都已经到这个时间了,整个公司里还没回家的人确实很少了。

  她移开脚,让我往前爬了两步以后,便骑到了我的身上,坏坏地命令:「驮着我,爬回到我的办公桌那里去噢。」

  我有些不太敢这么玩——毕竟,从我在的办公室爬到她那里,得先沿着走廊爬到电梯间或者楼梯间,上到十七楼,再沿着走廊到她那里。

  就算夜间楼里几乎没什么人,这风险也依然太大了。

  我还没开口,吴小涵就再次说道:「你们办公室离楼梯间这么近,十米都不到,你怕什么呀?」

  「我……」

  「快爬呀。你要是再不爬,你同事出来了可就真的会见到你了。」

  既然吴小涵这么坚持,我也只得乖乖驮着她到了楼梯间——一路上,除了羞耻,更多的是心惊胆战。

  若是真的让同事见到了,那……我都无法想象我继续在这个公司呆下去。
  不过,吴小涵应该的确是勘察过,确信我们被人看到的概率极低,才敢于玩起这样的项目的。

  好在,我爬到了十七楼以后便看到,整个走道里,都看不到亮着灯的办公室。
  她们部门的人也早就已经走光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我终于松了口气,小心地爬到吴小涵的桌前,让她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好了,作为给你的奖励,你就跪在我的办公桌下面,好好舔我的鞋底吧。」吴小涵说。

  连刚才那么羞耻的公开处刑都经历过了,这倒真的已经成为种奖励了。
  我于是点点头,小心地趴低了脑袋,伸出舌头开始亲吻那双被我吻过无数次鞋底。

  看着我卑微的样子,吴小涵又动起了坏脑筋:「你说,要是现在有人进来了,你就只能偷偷躲好在我脚下继续舔我的鞋底,那样,你是不是会更兴奋呀?」
  「没……没有……」我辩解道。

  「还说没有?你看看你那下贱的东西都硬起来了。」

  「我……」

  「才允许你不锁贞操锁几个星期,你就这么急切地逼着我把你锁起来?」
  「没……没有……」我慌忙地辩解着。

  「算啦,」吴小涵说道:「你的鸡鸡这么可怜,我就不追究它啦。」

  「嗯嗯,」我低三下四地舔着:「谢谢学姐。」

  吴小涵的声音越发傲娇:「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们公司16楼的一个叫张峻的男生,好像对我有点意思。」

  「嗯,记得。」我小声说道。

  「他们那边最近好像也在加班,说不定还没走呢。你说,要是他现在见到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凑上来勾搭我,你会什么样呀?」

  「啊?我……我听你的,学姐。」

  「你已经越来越硬了呢,小贱货。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那样的体验啊,是吗?」

  「没……没有……」嘴上这么说着,可我却不得不承认,在长期的自我作践后,我真的对此有一丝期待。

  「不用辩解了。我都看得到你有多兴奋。所以……学姐决定真的满足你一下噢。」

  说完,没等我多说,吴小涵就拿出手机。

  看起来,这也是吴小涵计划好的一部分呀。

  她真的拨通了张峻的电话:「喂?张峻啊……你还在办公室吗?啊,还在呀,太好了。能麻烦你过来一下吗?前两天你给我的那个表格我看得不是很明白……嗯,谢谢你。」

  挂了电话,吴小涵以更加得意的口气对我说:「张峻很快就过来了,看你的咯。你最好躲好在我桌子下面哦,不然,要是让他见到你这么下贱的样子,啧啧。」
  吴小涵在的办公区是典型的格子间的模样,而她的膝边还有一个小抽屉柜,可以稍稍遮挡一下;灯光昏暗之中,我若是乖乖藏好在她的桌子下,大概真的不会被发现吧。

  我正在感叹吴小涵计划之周全的时候,张峻真的就一路小跑地进到了这间办公室里,还喊了一声:「小涵,我来了。怎么了,居然忽然叫我过来。」

  不知为什么,这本来很普通的声音,我都觉得色迷迷的,简直有些想跳起来打他。

  而吴小涵很自然地直接把屏幕转朝了桌侧,这样,张峻就不用走到吴小涵的身后,自然也就不会看见她脚下的我。

  张峻温柔地给吴小涵讲解起那个文件之时,而我却还跪在吴小涵的脚下舔着她的鞋底。

  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刺激。

  我感到自己无比卑微——在别的男人能和吴小涵面对面地说话的时候,我却只能被跪在她的脚下,舔着她的鞋底,连被她看上一眼的机会有没有。

  而也依然心惊胆战,担心被张峻发现——若是让他见到如此卑下的我,想必以后打个照面都会尴尬得要死吧;说不定,整个公司的同事都会知道……

  虽说这的确是我幻想过的羞辱方式,但是真正进行起来时,我才发现,这心惊胆战的程度远超了我的想象,我甚至都无法安心享受此刻被羞辱的感觉了。
  我只是用舌头一遍一遍地舔着那熟悉的黑色高跟鞋鞋底——若是每舔一下算一次的话,那双鞋被吴小涵买回来以后,接触我舌头的次数,都已经超过它接触地面的步数了吧。

  我将上面所有的尘土都裹下来后还在机械地舔着,直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
  张峻给他讲完那个文件后,果然主动提出:「小涵,你加班这么辛苦,要不一块儿去吃个夜宵吧。」

  「啊?」吴小涵装出有些开心的样子:「和我?真的吗?」

  与此同时,她用脚摸索着探到了我的手旁,又把鞋跟踩到了我的手掌上,开始加力踩踏。

  我疼得要命,可是却不敢叫喊出声——我知道叫出声会导致怎么样的尴尬。
  而吴小涵踩得是那么紧,我连抽回手掌都做不到。

  我只能咬紧了牙齿,拼命逼着自己把喘息的声音控制住。

  就这么听着自己的女神被别人勾搭,我却根本无法阻止,这就已经足够羞辱了。

  而我在这种自己不愿见到的情况下,连气都不敢出一下,简直是第二层羞辱。
  我这么宠爱着的吴小涵,听到别的男人的邀约,甚至还有些乐意,可以算得上是第三层羞辱。

  而他们相谈甚欢时,尤其那个男人满心喜悦时,我却只能承受着她给我带来的痛楚——这根本就是第四层羞辱。

  我感觉自己都要委屈得哭出来了。

  「嗯,」张峻的声音中有一丝激动:「走吗?我请你。」

  吴小涵犹豫半秒后婉拒道:「我……还要再工作一小会儿。你先走吧。」
  可张峻还是不依不饶:「我可以等你呀,我在这帮你,或者我回自己那边等你都行。」

  听到别的男人对我的女神这么热烈,我或许有一丝丝开心,但更多还是醋意——对吴小涵表露真心的,明明就该是我。

  这一瞬,我终于清楚而彻底的意识到,我对吴小涵已经有了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我曾经是对吴小涵说过,我不介意她去找一个真正的男朋友,甚至我愿意放弃自己能接近她身体的特权,甚至我愿意伺候她和她的男朋友。

  但是,真正到了此刻,仅仅是一个有想要追吴小涵的想法的男人,就已经让我忍不住地反感起来了;因为他的几句话,我就既是愤怒又是沮丧。

  即使吴小涵的鞋跟还在给予着我肉体上的痛苦,可是在疼痛中,我还是忍不住纠结起这一点来——我竟然对小涵学姐有了占有欲,这究竟是不是M应该有的感情呢?

  不过,吴小涵没有再让我陷入更深的纠结,而是语气变得冷淡下来,再度拒绝了他:「不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我回家还有事呢。」

  「真的吗?」张峻还是不愿放弃:「那……那希望下次你能有时间吧。」
  下次?就你这德行,你还想有下次?我在心里骂着。

  但吴小涵已经开口:「那以后再说吧。今天谢谢你了。」

  说完,她似乎还转动了身子。

  之后,我就听到张峻和吴小涵告别,悻悻离开了。

  张峻走了以后,吴小涵低下头:「哎,我是不是把你的手都踩出血了呀?我都没注意到呢。」

  我手上确实疼得半死——现在我终于可以大胆翻过身,才算看到,地上确实有着我的血迹——她的鞋跟实在太用力了,直接戳破了我手心的皮肉。

  我还是装作没事地回答:「没关系,你想踩就踩吧。」

  吴小涵又坏坏地笑道:「话说……你看起来很兴奋啊。来,把你的裤子脱了,让我看看你到底硬成什么样子了。」

  「啊?不太好吧……」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是在办公室里。

  「脱了。」她决绝地说。

  我于是用带血的手乖乖脱下自己的裤子。

  她看到我高高竖起的下体,评论道:「嗯……小贱货,你居然还能硬成这样呀?上次受伤以后,你好像就从没这么硬过了呢。」

  「啊?是吗?」我不太愿意承认。

  「是不是我刚才要是真和他一起走了,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你会更兴奋呀?」
  「我……」似乎我心里确实隐隐有着那样的变态想法;可是,与这种变态想法相矛盾的醋意,也是确实存在的。

  「好啦。」吴小涵最终安慰我道:「我不喜欢他,所以不可能会答应他的。我叫他过来,只不是为了让你这个小变态更兴奋一点而已呀。」

  如果这么说的话,确实倒成了她为了满足我渴望被羞辱的癖好,而利用了张峻对她的感情呢——我有些欣慰地答道:「谢谢学姐。」

  「不用谢的,」她说道:「我知道你喜欢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亲近而带给你的羞辱感。不过你也放心吧,我说了我会对你负责,不可能会和别的男生发生什么亲密关系的。」

  若是先前,我还可能告诉她说她没有必要这样;可是,今天我真的发现了自己对小涵学姐的占有欲。

  于是,我只是简单地答道:「嗯嗯。谢谢学姐对我这么好。」

  「好啦,」吴小涵看我还在纠结,说道:「我看你的肉棒现在真的愈合得差不多了吧?」

  「嗯嗯。」的确,烧伤已经快完全愈合了——她这是要给我戴回贞操锁了吗?
  吴小涵却说:「那……我就来玩一玩吧。」

  说完,吴小涵用双脚的现在轻轻地夹着我的肉棒搓弄起来。

  那轻柔的摩擦和挤压,绝非为了弄疼我或是羞辱我——这只是纯粹的shoejob的动作而已。

  这似乎是我做了她的M以来,她第一次不以弄疼我为目的来触碰我的下体——她是真真切切再为了我的享受、我的快感,不惜弄脏她的鞋子来满足我。
  「小涵学姐……」我说:「你别这样,我会弄脏你的鞋子的,我不配得到这样的待遇的。」

  「别说话噢,」她说道:「万一走道里有人听到,可就不好了。」

  「你……你说过M不可以这样的……」

  「你早就不是普通的M啦。这是我今天给你的奖励,别纠结啦,好好享受吧。别怕,你可以射到我的鞋上、我的脚上的,我不会怪你。」

  说完,她不再看我,而是抬起头看着电脑的屏幕,故意做出完全无视我的样子来。

  她知道,这种带着蔑视和羞辱意味的做法,更能让我兴奋。

  即使不低头看一眼,她的鞋尖依然能够准确地定位到我肉棒上的所有位置。
  她可以用一只鞋子担着我的鸡鸡,另一只鞋尖沿着我的冠状沟挑弄。

  她可以用鞋跟轻轻搓弄我最敏感的尿道口,让我酥麻地呻吟出来。

  她还可以用双脚的鞋底夹住我的肉棒,把我的肉茎卡在鞋底和鞋跟连接的那个角玩弄。

  如此丰富的技法让我确信,她此刻根本没在看着电脑,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都投入到服侍我这件事情上的——她真的只是故意做出无视的样子来羞辱我。
  这是我此生中第二次[ 1] 享受到如此完美的性快感——她灵巧的双脚带来的无止尽的快感冲击,混杂着我的羞耻、愧疚,全部融入了我滚烫的精液里。
  可是,随着这样享受的继续,我心里的愧疚感竟然渐渐爬了上来。

  除此之外,我也有些不愿意放弃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因为阳部被接触而射精的纪录——作为一个贞操奴,我似乎是有一点在意这个。

  就当我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停下,连忙躲开了吴小涵的脚。
  「怎么了?」她问道。

  「我……我不要射精了,」我说:「我真的不想玷污你的脚,小涵学姐。我……我觉得我还是不该让你这么满足我达到高潮的。」

  「真的吗?」吴小涵疑惑地看着我:「没事的,今天我允许你破例一次。」
  「不了,」我摇摇头:「我……我作为一个M,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我……我还是想保持着一个好的纪录。」

  「你确定?」

  我点点头,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向她磕下了头:「你还是给我戴上贞操锁吧,小涵学姐。我……我真的想做一个好M。做一个很好、很乖的M。你没必要满足我的生理需求的,真的没必要的。」

  吴小涵看着我决绝的表情,点了点头:「好吧,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不管怎么说,我真的为拥有你这样的M而很骄傲很幸福。」

  说完,她从她办公桌旁的抽屉柜底层,竟拿出了另一个我没有见过,却是更加狭小的贞操锁来:「这是两年前我买了本来打算拿给另一个M用的,之后他没来找我拿,我也一直忘了带回家。但是,这是我给之前那些M戴的尺寸,比你一直戴的那个锁要小。」

  我点点头:「没事的。我真的很喜欢被你锁住的感觉,我不介意大小的。」
  她把贞操锁丢给到了地上,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腿上:「给你一分钟时间软下来,自己把锁戴上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