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消失】(01)【作者:水王(shenlin12321)】
【消失】(01)【作者:水王(shenlin12321)】
字数:52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野性

  少女看着电脑上自己的视频,她调戏了一个肥宅,虽然没想到这个肥宅马上开始追她,不过倒是增加了很多乐趣,一个追一个跑,她更多的只是想戏弄那个肥宅而已,毕竟即使被追到,那个肥宅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自己一丝愉悦不成。

  不过这群宅男最多也不过毛手毛脚而已,只要自己随意随意变一张脸,挤出几滴眼泪,很快就会有一大些自诩正义的家伙们来教训这个肥宅,到时候肥宅自然会跪在自己面前请求自己的原谅,那个时候什么条件都可以随意开口了。可惜那个家伙不过是个跑都跑不动的废物而已……利用价值也只是放到网上给大家娱乐一番了。

  也该出去寻找自己的猎物了,少女慢慢脱下了水手服和白丝袜,露出了白色蕾丝胸罩和内裤,身上的伤痕依稀可见,思绪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少女那时候只是一个女孩,却被每天被禽兽父亲蹂躏,她们的母亲受不了山村的贫穷,抛下了丈夫和孩子跑了,父亲将所有怨气发泄在她们两姐妹身上,她的身上布满了皮带抽打的痕迹,讽刺的是那根父亲唯一的皮带也是母亲留给父亲的唯一礼物。
  两个孩子无力反抗,父亲每天都在她们身上发泄着兽欲,即使怀孕了也只是让村上的赤脚医生随意开了一些打胎药,村上的人虽然大概知道父亲的所作所为可是似乎是同情他老婆跑了,或者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不想管。姐妹两却因为早早地经历人事,出落得越发美丽。

  这天姐姐因为刚刚吃了打胎药,肚子疼痛到几乎痉挛,嘴里牙齿磨擦着发出渗人的声音,父亲受不了这个声音,一脚踢在姐姐脸上,姐姐晕倒在了地上,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女孩跑上前去想看看姐姐,却同样被父亲一脚踢倒在地,「让那个臭娘们去死吧,你们都跟你们母亲一样贱货,婊子。」

  说着解开皮带,狠狠地抽在女孩身上,女孩只能用手臂挡住脸,尽力避开皮带。父亲抽累了,将皮带丢在一边,脱下了裤子,想继续发泄肉欲,女孩躺在地上似乎已经习惯了,忽然她听到了姐姐的咳嗽声,一口鲜血从姐姐嘴里吐出,「姐姐要死了吗?!」女孩的内心颤动着,双脚使出全力将即将压到身上来的父亲踢了出去,想站起身来,可是父亲毕竟是成年人,直接冲回来一把掐住了女孩的喉咙,将她重新按在地上,「臭婊子,想杀我吗?给我去死吧!」

  父亲叫喊着,手指收紧,女孩拼命反抗,却毫无办法,大脑逐渐失去意识,忽然间她听到一声巨响,父亲的手也松开了,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父亲的身体倒向一边,在他身后是姐姐拿着一块带血的砖头,姐姐的手哆嗦了一下,将砖头丢到了一边,扶起妹妹跑出了家门,两人不知道跑了多久晕倒在了路边,等她们醒来,她们已经在一个干净的大房间内了,面前是那个改变了她们一生的人。
  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少女,打断了她的思绪,「又要去寻找猎物了吗?」姐姐从背后开始亲吻少女的脖子,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少女肚子上慢慢游走着,女孩转过身也抱住了姐姐,和她亲吻在了一起,女孩将姐姐推倒在了床上,姐姐双手搭在胸口,伸出舌头期待着女孩,像是一条母狗。

  女孩右手拿出了蜡烛,点燃在姐姐眼前晃动着,姐姐满脸期待的表情,口水顺着舌头流了出来,女孩横过蜡烛,滚烫的蜡油滴在了姐姐的乳头上,姐姐的嘴里发出低声呻吟,蜡油顺着乳房流动,很快凝固又一滴蜡油地下,触碰到了姐姐乳房的皮肤,刺啦一声,冒出一丝白烟,姐姐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女孩慢慢向下倾斜蜡烛,火焰完全灼烧着蜡烛,融化的蜡油像流水一样落下覆盖了姐姐的乳头。

  姐姐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双手也紧紧握拳,紧闭的双眼,眼角也流出了几滴眼泪,牙齿紧紧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女孩左手伸到了一边的抽屉里,悄悄地拿出了新的用具,注射器针头,抽出了一根,直接刺进了姐姐的另一个乳房的美肉中,突然的刺激让姐姐的身体陡然抽动,身体直直挺起,乳房也尖立起来,似乎想把针头挤出体外,脖子后仰,再也忍受不住,发出一声呻吟声。
  少女脸上露出了不快的表情,拔出了针头,血珠从针刺的伤口中慢慢流出,蜡烛也重新竖了起来,几滴没有滴下的蜡油顺着蜡烛流到了少女手指上,「母狗今天又不乖了。」

  「主人,对不起!我……」姐姐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奇怪的姐妹关系,姐姐成了妹妹的专属母狗,那个每天上班黑丝高跟工作服的女上司,骂起人了毫无留情的女强人,一回到家便会脱掉全身的衣服,带上项圈成为妹妹的母狗,妹妹的每一句话都会服从,每一个表情都会在意。她发现了流到了妹妹手指上的蜡油,她伸出舌头,舔着女孩的手指,将凝固的蜡油打碎,然后继续用舌头将即将流下的蜡油舔进嘴里防止它们再流到女孩手指上。

  女孩有些动容了,脸上的怒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好吧,今天就原谅你了。」站起身来,用手指将自己的白色蕾丝内裤慢慢勾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的蜜穴,两人都将私处的毛剔得干干净净了,姐姐跪坐在床上,双手搭在胸前,像狗一样张着嘴吐着舌头,晃着脑袋。

  女孩慢慢抬起脚,伸出脚趾凑到姐姐嘴边,「小母狗,就勉强赏你舔我脚趾的机会吧。」姐姐如同收到万般恩惠一般伸过头去,舌头慢慢触碰到女孩的脚趾,只是那一瞬间,姐姐的身体就达到了高潮,爱液从姐姐那被针线缝合在一起的蜜穴肉缝里喷射出来,姐姐开始舔舐女孩的脚趾,湿润的舌头划过女孩细腻的皮肤一阵酥麻的爽快之感透彻女孩全身,女孩扬起头闭上眼睛也陶醉其中,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一般,只能听到姐姐嘴里舌头搅动的咋把声和塞进姐姐阴道里跳蛋震动的微弱嗡嗡声。

  姐姐是个女强人,公司的副总,几乎负责一切事物,执行雷厉风行,开会几乎可以一人从头讲到尾,几乎每天都是白色衬衫,黑色小西装,黑色紧身裙,黑色裤袜,黑色高跟鞋,衣服黑色框镜的脸上基本从来不带笑容,那种绝美的面容,极致的身材加无与伦比的气质,让她追求者几乎可以排到另一个城市,而她只是礼貌却冰冷地拒绝那些其他公司的要员,对于自己公司那些想吃她天鹅肉的蛤蟆们,更多的情况她只是一个巴掌加一句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解决。

  就是这样所有人都畏惧三分的人,冰冷的面具却完全是另一张脸,每天无论时候开会都是严厉说辞只是为了掩盖塞在她阴道内跳蛋的嗡嗡声,黑色的裤袜更是掩盖那些从肉缝中渗出来的爱液,办公室的暗格中格式藏了无数内裤和裤袜用于更换,而这一切的刺激只是让她在无聊的工作期间有一丝愉悦,只有当回到那个属于她们姐妹两的家里他才会完全释放自己,她几乎是完全撕开自己的衣服,白皙的皮肤上有很多用刀片划出来的字——母狗。

  那是女孩给她的身份,也是她自己内心最深的渴望,她为自己带上了项圈趴在地上,双手膝盖撑地,在这个家里她只能作为母狗一样活着,她爬进了笼子,低下头,和狗一样舔食着女孩留给她的恩赐——尿液,不敢浪费一滴,静静等待着主人——女孩的回来。

  女孩沉醉在这样的气氛中,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蜜穴搓揉着自己的阴蒂,她发出了一阵呻吟,白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慢慢流了下来,姐姐马上伸过头去,舌头将那些液体都卷如嘴里,女孩的一切姐姐都不会放过的,女孩再次将姐姐推倒在床上,剪开了缝住姐姐蜜穴的线,没有流出的爱液像决堤的洪水,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小母狗可真是骚啊,主人可还没动手呢,就这么多水了啊。」女孩低下头,将脸几乎贴到了姐姐脸上,「可是主人也是很骚呢,下面的水也不会比你少呢?」女孩吻住了姐姐的嘴唇,舌头在姐姐嘴里搅动着,女孩迷离的眼神中已经满是爱意,爱液横流,从女孩身上流到了姐姐的大腿上,分不清到底是谁的了。

  一阵旖旎的水乳交融之后,两人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被单已经被两个的爱液浇得湿透了,女孩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了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随着烟草气味慢慢渗透到肺叶,女孩激动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她喊来了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装的女奴打扫卧室,而她重新穿上了一身黑色性感的装束准备出门寻找猎物了。临走前,女孩牵着姐姐将她再次锁在笼子里,「小母狗乖了,主人去去就回来。」姐姐吐着舌头留着口水不住地点头。

  女孩下楼来到了地下室,这里与卧室的温馨完全的对比,无数泡在玻璃瓶子里面的人体部件,头,手,乳房,或者阳具,周围迷茫着浓重的血腥味,中间的工作台上还绑着一个女人,身上伤痕累累,包在手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半,另一边的牢笼里面已经空了,作为S极致的乐趣是什么,对女孩来说可能就是虐杀了。

  而当初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在她杀死第一个人之后,内心最深处的不是恐惧,却是难以言表的兴奋,像是得到了自己一直一直一直想要的东西,自此她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那种感觉,看着那些人的痛苦,扭曲的表情,凄厉的惨叫声,实在是让人无法形容的畅快,切开喉咙,当鲜血飞溅出来,受害者那一脸不可置信和痛苦扭曲而成的表情让人实在太沉醉了,而那一刻女孩会挥舞着手里的刀,像指挥一场激昂的演奏会,而鲜血,惨叫和扭动的身体在她眼里比任何音乐都要美妙。

  女孩舔了舔嘴唇,「要是能再碰到那个肥宅就好了,我要把他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看看他会拿什么表情看着那个被他追着跑的人呢。」

  女孩出门了,开着一辆新的跑车,在漆黑的城市中漫游,半夜2点的街道已经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了,偶尔一辆花哨跑车,某个高富帅载着几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女人在公路上狂飙,完全不顾及限速和交通灯,几个人都在不知道所云的哼唱着什么。

  车飞速地擦过女孩的车,几乎撞车,高富帅转头瞟了一眼女孩,醉醺醺的脸上露出了痴痴的笑,女孩的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超过了高富帅的车,别过车头,将高富帅吓了一大跳,他连忙满打方向盘,跑车急速转弯却已经来不及停下,车头撞到了路边的路灯灯柱上,灯柱断了砸在了跑车上,驾驶室内血肉模糊,女孩停下车,走近前去看看,高富帅被灯柱爆头,脑浆崩裂,一个女人的头后仰耷拉在车门上,脖子几乎断了,嘴里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脸颊,一袋白色的药片散落满地。

  「酗酒,嗑药,飙车,只怕任何一件事都不会让你死的安心了。」女孩捂着脸放肆地狂笑起来。

  周围都是一大片工业区,这里半夜几乎没有任何人,这里适合飙车,也适合悄然无声的死亡和消失。只是一个人打破了这个宁静,一个一身普通装束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这一切,他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女孩也发现了他,双手捂嘴,做出一副恐惧的样子,年轻人对着电话喂了好久,似乎没有信号,他也发现了女孩,走到了女孩面前。

  「小姐……啊不对,小妹妹……啊,也不好。」自言自语嘟囔了几句,似乎是没有怎么和异性对话过的样子,一脸绯红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女孩双手抱在一起,低着头,身体颤抖着,「好可怕!」声音也带着颤音,年轻人似乎得到什么提示,用手挡在了女孩眼前,「这样可怕的东西不要看了,会做噩梦的,你家在哪啊,我送你回家吧。」年轻人另一只手手想抱住女孩,但是手指刚刚触摸到女孩身体就和触电了一样赶紧收了回去。

  女孩扑在年轻人身上哭了起来,年轻人双手悬空于女孩后背无奈地看着这一切,最后只能抱住了她,轻轻拍着女孩背安慰道:「不要害怕了,忘记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女孩继续哭泣,身体颤抖着,年轻人抱着她,慢慢将脸也贴在女孩头上,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女孩抽泣着,渐渐平静下来「我的家在……」女孩抬起头,满脸泪痕地看着年轻人,年轻人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抱住她的手。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安慰你。」这次反而是年轻人不敢与女孩视线接触,低下了头。

  「谢谢你。」女孩的声音已经不再颤抖,年轻人抬起头想偷瞄女孩一眼,却发现女孩正拿着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正瞄着自己,刺啦一声,液体喷了年轻人一脸,瞬间他感到大脑一阵眩晕,迷迷糊糊地倒了下去。

  女孩看着眼前的一切,再一次放声大笑起来,对她来说,无论是这样是个不知道来历的年轻人或者是街边的妓女或者是学生,失踪不过是落入水里的一颗石子,只是稍微引起一丝涟漪,不一会就会完全无影无踪,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女孩拉着年轻人的腿,将他拖到了自己的车后,打开后备箱,整理了下,准备将他塞进去,但是一回头,年轻人已经面目狰狞地站在了她的身后,「有趣,居然能碰到同行,幸亏我对这些东西略有研究。」女孩看到年轻人大腿上扎着一把小刀,电击器顶住了她的后腰,一阵电火花闪过,女孩失去了意识。

  年轻人熟练地从她身上摸出了车钥匙,从自己背包中翻出一个高尔夫球袋,将女孩完全套了进去,丢在了副驾驶,自己走到驾驶位,摸索着启动了汽车,将车开进了一个停车场内,将女孩的车丢弃在那,将所有东西甩到了自己车上,自己也在车上睡了一觉,第二天,当大家都从停车场离开的时候,年轻人也随着车流一起离开了。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和昨天没有任何不一样,只是高富帅的车祸引起了轰动,似乎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样一个没有身份的女孩失踪了。不过若是一定那说,那只有那只名叫姐姐的小母狗看到一夜未归的女孩,隐隐感到不安。

  PS一些话:艾泽拉斯清晨忽然写了凯琳和猪脚那写了一堆设定有点无趣,加上前几天比较火的那个GIF突然有了灵感,就有了这文章,当然当初主要出现的灵感都在第二章就是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