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第1077战斗萝莉团】(同人)【作者:weixiefashi】
【第1077战斗萝莉团】(同人)【作者:weixiefashi】
字数:89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本部队要求的物资还没有运到? 」

  身穿军装的少女声调提高了好几度,好看的柳眉也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军需官同志!? 」

  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性军官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

  虽然军衔一样,而且年龄还是对方的三倍以上,但男性军官在少女面前却感到有些心虚,说话也不敢像平日里那么粗声粗气,还下意识地使用了敬语。
  「政、政委同志……」中年男性军官擦了擦汗,小心地解释说道:「这、这真不是我们故意的!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将贵部队所需的物资列为最高优先级……但是后方兵站的那些人自作主张,说是现在要优先运输武器弹药和医疗药品,将贵部队的物资押了下去……」

  中年男性军官说着,将一份通知文件和一份物资清单双手推到了少女面前。借着白炽灯的光线,可以看到物资清单上罗列着蕾丝连体洋装、条纹过膝长袜、猫耳头饰、圆头小皮靴、鞭子、蜡烛之类的各种奇怪物品,怎么看都不像是军队里要用到的东西,但上面的优先级别却确凿无误地被列为了最高等级。

  而那份通知文件,则是来自后方兵站,内容是告知前线部队,有关物资运输计划的安排和调整。

  被称为政委的少女看了一遍两份文件,叹了口气道:「后方这些傻瓜,对前线的情况真是一无所知!给那些炮灰男兵运一车弹药和给我们部队的孩子运几件可爱的洋装,哪一样能杀死更多的德国人,他们根本就没弄明白过!」

  中年男性军官看到被称为政委的少女换了抱怨的对象,不由松了一口气,掏出白巾偷偷擦了擦汗。

  「但是,」被称为政委的少女再次把目光转回中年男性军官,「我们部队上的孩子都在等着我把犒劳品带回去,我可不能空着手回去见她们。别的什么东西都好,我必须挑一些回去。」

  「可、可是……」中年男性军官有些为难,「其他的物资都是一般的军需品,恐怕难以满足贵部队的要求啊? 」

  「不用担心,我已经找到适合的物资了,只要贵官签字答应就行。」

  中年男性军官有些意外,但还是满口答应:「没问题,只要是贵部队要求的,无论是最新式的反坦克步枪还是无后坐力炮,都可以优先给你们!」

  被称为政委的少女莞尔一笑:「本部队的装备已经是全军最先进的了,军需官同志忘记了吗? 而且,本部队对德国人的虐杀也不是单纯靠最先进的武器完成的,这些东西我们不感兴趣。」

  「那贵官想要的是? 」

  「刚才来的时候,」被称为政委的少女话锋一转,问道:「我好像看到有一队十四五岁的少年兵被押到禁闭室里去了,那是怎么回事? 」

  中年男性军官回忆了一下,很快就记起来了:「哦,他们是一支新部队的动员兵,上星期刚从后方学校征召来的,昨天的战斗中他们放弃阵地临阵脱逃,司令部要求对他们严加惩戒以儆效尤,喏,枪决的布告下午才贴出去。」

  「那正好!」被称为政委的少女双手一拍,「作为补充物资的代替品,就把他们交给本部队吧!」

  中年男性军官有些奇怪:「贵官要这些逃兵干什么? 他们可是马上就要被枪决的了啊? 」

  被称为政委的少女轻轻一笑,道:「没什么别的意思,就只是想替你们执行死刑而已啦? 」

  中年男性军官看着少女灿烂的笑容,想起那些关于1077团的可怕传闻,喉咙渐渐变得有些干涩燥。而且他注意到,少女说的是「执行死刑」,而不是「执行枪决」。

  军官吞了一口唾液,点头说道:「没、没问题,反正都是要处刑的,交给谁来执行都一样。不过,你们可得小心,要是让他们趁漏跑掉了,哪怕只有一两个,对整个部队的影响都不好的。」

  被称为政委的少女咯咯笑了起来,那个笑容就像是被幽默故事逗乐了的纯真少女一样。

  「贵官不用担心。」少女挺起已经有些雄伟的胸脯,自信地说道:「落在本部队手上的猎物,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咣当一声,地下室的铁门被粗暴地踢开了。

  头上套着黑头罩、双手反绑在身后的少年兵们被一个个推进地下室里。视野一片漆黑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又是咣当一声,铁门在身后关上了。然后是哗啦哗啦的一阵铁索滑动的声音,似乎是外面有人用粗重的铁链把门捆住了。
  少年兵们像盲人一样摸索着站起来,试图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欢迎你们,逃兵的男孩子们。」

  黑暗中传来一个很活泼很好听的少女话音,听起来年纪跟他们差不多,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说不定还要更小一些。

  然后一阵响亮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向他们靠近过来。接着,随着窸窸窣窣一阵动作,少年兵们头上的黑头罩被一一取了下来,久违的光明重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首先映入少年们眼帘的是一个很可爱的金发小萝莉,点缀着很多蕾丝的哥特式洋装,颇具淑女气质的皮质束腰,短得露出了好一截大腿的超短百褶蕾丝裙,纤细的双腿上穿着非常可爱的蕾丝条纹过膝袜,足下则是一双小巧的黑色圆头粗高跟皮鞋。

  少年们感到有些意外。他们都没有想到,在这地狱一般的残酷战场上,在这阴森可怕的地下室中,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打扮得可爱迷人的哥特小萝莉。
  「各位少年兵同志,晚上好!」哥特洋装的小萝莉很欢快地说道,「我是1077战斗团的娜塔莎中士,你们叫我娜塔莎酱就可以了。欢迎来到娜塔莎酱的榨精处刑室!」

  少年兵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个可爱的小萝莉到底是什么意思。

  娜塔莎也没有解释。她神气地走到少年兵们的跟前,用穿着蕾丝短手套的小手挑起一个少年兵的下巴,像检查货物一样打量了他两眼,满意地点了点头:「还蛮有精神的嘛,看来应该可以满足我了。」

  少年兵们衣着褴褛,有些甚至几乎赤身裸体,所有人的双手都被绳子绑住。如此凄凉打扮的他们,在一身华丽哥特装束、可爱得令人喷血的娜塔莎面前,就仿佛是公主面前的奴隶一样,形成了相当强烈相当凄惨的对比。

  但就是在这种凄惨的状况下,大部分少年却不由自主地开始心跳加速起来,有几个还下意识地夹紧了大腿。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少年们大都是来自周边地区的农民家庭,平时见到的都是邻家那些打扮土气的乡下女孩,哪里有看见过像娜塔莎这么可爱这么华丽的哥特萝莉? 他们看着娜塔莎天使一样的笑颜,看着她身上绚丽的哥特式装束,那装饰着大量蕾丝的洋装、皮质的束腰、蓝白蕾丝条纹过膝长袜,还有那可爱的黑色圆头粗高跟皮鞋,一件件就像是从童话故事中来的一样,看得他们心中小鹿乱撞,一个个都忍不住有了感觉。

  少年们这时候发现,在娜塔莎的皮质束腰外原来还绑着一根宽皮带。皮带上装饰着金属饰件,腰间系着银色的小手枪和骑马鞭,显得非常帅气。

  看到少年们忍不住偷偷盯着她看的羞涩模样,娜塔莎心里暗暗好笑。她故意装作不知道,一边故意在他们的面前走来走去,进一步展示自己可爱迷人的哥特洋装形象,一边一本正经地说道:「相信你们也知道,你们在战斗中擅自脱离战场,是名副其实的逃兵,已经被军法处判处了死刑……」

  少年兵们这时突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神色不由黯淡了下来。

  「……本来你们今晚就要被执行枪决的,但是经过我们政委的求情,终于为你们争取到了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听到事情有转机,少年兵们纷纷抬头望向娜塔莎。

  「今晚会由我,娜塔莎酱,来陪你们玩一个游戏,如果你们能够在游戏中获胜,那就可以免除一切军事指控,重新恢复光荣的红军战士身份!」

  少年兵们全都将信将疑。战争时期苏联红军的军法十分严厉,枪决逃兵从不手软。偶尔有免除枪毙的,那也是将死刑犯编入敢死队充当炮灰,让战死代替枪毙而已。像娜塔莎说的这种玩游戏可以免除死刑的事情,少年兵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个胆大的少年兵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妹妹……啊不,娜塔莎同志,请问是什么游戏? 」

  娜塔莎嘻嘻一笑,没有立刻回答。她走回到地下室的正中央,在一把很奢华的皮质沙发上坐下,两只穿着黑色圆头粗高跟小皮鞋的小玉足分别踏在两只二三十厘米高的木板条箱上。

  「很简单。」哥特装束的小萝莉像小天使一样笑嘻嘻地说道:「接下来你们两人一组,分别把你们的小鸡鸡放在我的皮鞋下面让我踩,比赛看看谁的忍耐力更强。谁先被我踩出白色的黏黏汁液就谁算输,明白了吗? 」

  少年兵们再次面面相觑。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虽然战争时期敌我双方都有许多离谱出格的行为,但像这种奇怪的比赛,少年兵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被这个打扮得异常华丽的哥特萝莉用脚踩着的打飞机比赛啊……少年兵们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娜塔莎的稚嫩小脚。他们望着那可爱得令人喷血的蓝白条纹类似过膝长袜和黑色圆头粗高跟小皮鞋,所有人都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好像……也不赖啊……

  有一个年岁最大、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兵问道:「那……分出胜负之后呢? 」
  「很简单。胜者与其他胜者继续比赛,直到决出最终胜者。至于失败的人呢……」哥特洋装的小萝莉笑得更加可爱了:「那当然是按照原先的军法判决,立刻执行死刑哦。」

  少年兵们一个个变得脸色苍白,不少人开始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想跑是不可能哦? 」娜塔莎笑着说道,「这个地下室的门已经从外面反锁住了,不到早上是不会打开的,我劝你们还是会老老实实抓住最后的机会吧。」她拔出银色的小型手枪,很神气地指向比她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少年兵们,「不按规矩来的,企图逃跑的,统统都要当场枪毙哦,明白了吗? 」

  少年兵们全都不敢动了……

  娜塔莎满意地点点头,用小型手枪指着最前方的两个少年命令道:「那先从你们两个开始。来吧,脱掉裤子,把你们的小鸡鸡伸出来。」

  被选中的两个少年没有办法,只得老老实实开始脱裤子。因为双手被绑着很不方便,两人磨蹭了半天,才将裤子脱下一小截,露出他们还没发育完全的小鸡鸡。两人都还是稚嫩的半大男孩,在娜塔莎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面前露出生殖器,两人一下子就害羞得面红耳赤。

  娜塔莎却是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她继续命令道:「接下来,把你们的小鸡鸡放到这个条板箱上来。」说着她用圆头小皮靴咚咚地敲了敲脚下的木箱。
  两个少年战战兢兢地走到皮沙发前,发现娜塔莎踩着的两个条板箱只有二三十厘米高,两人必须跪下来才能刚好把小鸡鸡摆到箱子上。

  但是……要向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下跪什么的……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两个少年还在迟疑,娜塔莎有点不耐烦了。她一手拿着手枪,另一手抽出骑马鞭,啪的一声抽打在地板上,声音非常尖锐非常吓人。

  两个几乎赤裸的少年吓得一个哆嗦,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娜塔莎穿着蓝白条纹长袜的玉足前。

  「很好,好乖好乖。」娜塔莎欢快地说道,「那么,把小鸡鸡放在娜塔莎酱的皮鞋下面吧? 」

  娜塔莎抬起双脚,两只可爱的黑色圆头小皮鞋离开条板箱,往上抬高了几厘米。

  两个少年兵只得挺起腰部,努力地将小小的肉茎塞进条板箱和黑色小皮鞋之间的狭窄空隙里。

  相对于娜塔莎可爱的黑色圆头粗高跟小皮鞋,两位少年的肉棒又小又难看,显得非常滑稽非常可笑。

  「呵呵呵,真是可爱的小鸡鸡呢? 那么,小哥哥们,我要开始踩了哦? 」
  娜塔莎说着,轻轻放下脚,用皮鞋踩住了两个少年兵的小鸡鸡。

  「啊……」

  「哦……」

  黑色小皮鞋刚一接触到小鸡鸡,两个少年兵就忍不出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近距离对着娜塔莎纤细迷人的蓝白条纹小脚,甚至还能隐隐约约窥看到蕾丝百褶超短裙下的风光,两个少年兵早就已经有了感觉,现在被坚硬的粗高跟小皮鞋轻轻一踩,两人再也忍不住,立刻就漏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呵呵呵,娜塔莎酱的鞋子就这么舒服么,小哥哥们? 」娜塔莎得意地笑着问道。

  「呜呜……」

  「噫……」

  小鸡鸡上传来的舒服快感让少年们感到了害怕。

  不可以……高潮射出来的话……会被杀死的……

  少年们咬紧牙关,将注意力从小鸡鸡上移开,竭力不去理会下半身传来的快感。

  娜塔莎嘻嘻一笑:「嘻嘻,那么,娜塔莎酱、这就要开始了哦? 」

  娜塔莎开始慢慢往脚下增加力量,黑色小皮鞋下的两根小鸡鸡很快就被踩得变了形状。

  「呜……」

  「呃……」

  比起仅仅是鞋底轻轻触碰,被用力踩住造成的快感成倍地增大了。两位少年兵再次忍不住漏出了幸福的呻吟。

  「哎呀哎呀,是不是娜塔莎酱太用力了,把小哥哥们踩痛了啊? 」娜塔莎用天真无邪的萝莉声音惊讶地叫道,「那样的话,娜塔莎酱可就不能一直这么用力地踩了? 」

  娜塔莎说着,脚下稍稍放松了一些,黑色小皮鞋下的两根小肉棒慢慢又恢复了圆柱形。

  感到小鸡鸡上踩压的力量减轻了不少,两位少年兵暗自松了口气。但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黑色圆头小皮鞋踩压的力量再次变大,皮鞋下的两根小鸡鸡立刻又重新被踩压回了扁椭圆状。

  「一直用力踩小哥哥们感到不舒服的话,那就一下一下地用力好了? 」娜塔莎笑嘻嘻地说道。

  小萝莉一边嘻嘻地笑着,一边开始以非常快的节奏,一轻一重地不断变换力道去踩两个少年的下体。

  「唔? 这是……啊……」

  「呵呵,这是娜塔莎很喜欢的招式——电气按摩哦!好好享受一下吧,小哥哥们? 」

  「唔啊……啊……啊啊……」

  娜塔莎两只裹着蓝白条纹长袜的小小玉足飞快地一上一下振动,就仿佛是打桩机在打桩一样。两只可爱的黑色圆头小皮鞋下,两根少年兵的小鸡鸡就像玩具一样,被踩得不断改变形状,上一秒还是圆的,下一秒就被压成了扁的;上一秒还是扁的,下一秒又变回了圆的。

  巨大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从下半身的小鸡鸡传上来,不断刺激着两个少年兵的大脑。像他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农民家孩子哪里尝试过这样舒服的刺激,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被踩得大声呻吟起来。

  「哦啊……啊……啊啊……」

  「啊……啊啊……」

  在少年们舒服的呻吟中,娜塔莎的微笑更加灿烂了。

  「呵呵呵……小哥哥们,很舒服吧? 娜塔莎酱的电器按摩可是很棒的哦!就连那些战俘的大人们都没有办法忍受,很快就会吐出了白色的黏液,乖乖跪倒在娜塔莎脚下的哦? 阿拉阿拉,叫得相当响亮呢? 对还不是大人的小哥哥们来说,果然还是太刺激了吗? 」

  「不……唔……不、不要再踩了……啊啊……」

  「快、快停……啊……快停下……要、要忍不住了……」

  「呵呵呵,那可不行哦? 先忍不住射出来的人要立刻被执行死刑的哦,千万不要忘记了啊。不想死的话,就好好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忍耐住吧? 」

  「不、不可能……太、太舒服了……啊……」

  「求、求求你不要再踩了……啊啊……真……真的不行了,要、要出来了……啊……」

  「真的忍不住的话就射出来嘛? 不过,先射出来的人就要处死的哦,这样也可以吗? 」

  「不!我不想死……但……啊、但是实在是……啊啊……」

  「呵呵,好像舒服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呢? 」

  娜塔莎脚下的圆头小皮鞋继续踩着两个少年的肉棒不断蹂躏,快感渐渐在两个少年的下半身积累起来,很快就到了高潮的边缘。

  「不……不行了……」

  「啊……呜……要、要忍不住了……啊——」

  其中一个少年兵一声高亢的呻吟,腰部猛地往前一挺,终于冲上了快乐的绝顶。忍耐多时的精液滋溜滋溜地从马眼中射出,尽数喷在了娜塔莎黑色圆头皮鞋的鞋底下。

  几秒钟后,另一个少年兵也啊啊啊地喊出一连串呻吟,同样在娜塔莎的皮鞋下达到了射精高潮。

  「啊啊啊啊啊——」

  两个少年兵像女孩子一样娇喘着,浓稠的白色粘液在娜塔莎的可爱皮鞋下不停地射啊射,很快就灌满了皮鞋下狭小的空间,然后向外溢了出来,在条板箱上形成了一块大大的白色斑块。

  足足过了半分钟多,两个少年兵才终于结束了盛大的射精,筋疲力尽地瘫倒在了娜塔莎裹着蓝白条纹长袜的腿上。

  娜塔莎笑着说道:「呵呵呵,看样子胜负已分了呢? 」

  但是两个少年都没有在听了。高潮射精之后,两人都累得像小狗一样,趴在娜塔莎的脚下不断发出粗重的喘气,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娜塔莎抬起脚,将两个少年兵踢倒在地,两人一点反抗都没有,就像烂泥一样,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那么,就像原先说好的那样,接下来就是处刑time了? 」

  娜塔莎双手一拍膝盖,跳下条板箱,威风凛凛地走到最先射出精液的那个少年兵身边。

  失败的少年兵躺在地上,只能用仰望的角度看着高高在上的娜塔莎。

  他一边挣扎着向后倒退,一边带着哭腔地哀求道:「不……不要……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娜塔莎对他露出一个很可爱的微笑:「那可不行哦? 因为啊……这可是军事法庭的判决啊,不遵守可不行哦? 」哥特小萝莉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脚,用黑色粗高跟小皮鞋轻轻地踩住了少年兵的颈部。

  少年兵的眼帘中倒映出娜塔莎可爱的蓝白条纹过膝长袜。但他现在已经没有余暇欣赏那可爱迷人的小玉足了。颈部被圆头皮鞋踩压住,他的呼吸渐渐不通畅起来。窒息的恐惧笼罩了他,他拼命地举起被绑住的双手,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捧住娜塔莎的圆头皮鞋,艰难地往上用力,试图把娜塔莎可爱的小脚从自己喉咙上搬开。

  可爱的圆头小皮鞋下沾满了他自己刚才射出来的白色粘稠液,手触碰上去黏糊糊的非常恶心。但是为了能够呼吸到空气,少年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小萝莉的蓝白条纹袜小脚虽然看上去纤细可爱,但实际上非常有力。那只小小的可爱的黑色圆头皮鞋始终踩在他的喉结上,压死了他的气管,无论他怎么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呜……呼吸……不能呼……吸……了……呜……」

  「呵呵,挣扎是没有用的哦,小哥哥? 娜塔莎酱的脚是很可爱没有错啦,但是啊,人家的脚除了可爱之外也是很厉害的哦? 很多俘虏就是被娜塔莎酱用脚活活踩爆了脑袋、踩烂了内脏,最后一边叫着一边咽气的。那些可怕的法西斯大叔们,也都像小哥哥你这样,总是抓着娜塔莎酱的鞋子想把人家的脚挪开,真是非常讨厌呢,把人家的鞋子和袜子都弄脏了的说? 不过这都是没有用的啦,不管他们在娜塔莎酱的脚下怎么挣扎,最后下场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被娜塔莎酱一点一点踩碎踩残踩到死? ——不过放心啦,小哥哥你虽然被判处了死刑,但好歹也曾经是同志,不会那么残忍地对付你的啦? 人家现在只是想踩住你的颈部,让你呼吸不到空气窒息死掉而已,乖,不要再挣扎了哦? 」

  「呜……呜呜……」

  但是,被可爱圆头小皮鞋踩压得渐渐窒息的少年兵并没有听从娜塔莎的劝告。他在窒息的恐惧驱使下继续徒劳地捧着娜塔莎的脚往上托。

  娜塔莎没有生气,仍然一副小孩子特有的可爱笑容。

  「阿拉阿拉,小哥哥真是不听话的坏小孩呢,看来有必要惩罚一下才行了。」
  小萝莉说着,拔出腰间的银色小手枪,对准了少年兵的肩膀。

  「不听话的手,就废掉它吧? 」

  少年兵脸色一下子变了。

  「不、不要——」

  娜塔莎没等他哀求的话说完,就连扣两下扳机。砰砰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射入了少年兵的肩膀内。少年兵痛得尖声惨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下小哥哥就没有办法再用手弄脏娜塔莎酱可爱的皮鞋了吧? ? 」
  少年兵的两肩血流如注,他的两边都肩胛骨被子弹射得粉碎了,原先托着娜塔莎粗高跟小皮鞋的双手再也无法维持,颓然地松开了。

  「呵呵,总算是老实下来了呢? 那么,娜塔莎酱的处刑,再次开始了哦? 」
  哥特装打扮的小萝莉欢快地笑着,再次把可爱的黑色粗高跟小皮鞋踩在少年兵的喉部。这一次,少年兵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

  随着黑色小皮鞋的不断往下压,少年兵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一开始,他还因为肩膀上的剧痛而不断发出哀嚎,但是渐渐的,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剩下粗重低沉的喘气声。他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拼命想要吸入宝贵的空气,但他的颈部被娜塔莎的小皮鞋死死踩住了,无论他如何努力,宝贵的空气却始终没有办法到达肺部。

  少年的脸色渐渐憋成了红色,又渐渐变成了青色,最后变成了可怕的黑紫色。他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整个身体都因为窒息而剧烈地痉挛起来。

  感受着脚下传来的微微的痉挛颤动,可爱的哥特小萝莉笑得更加高兴了。
  「嘻嘻嘻,小哥哥,娜塔莎酱的脚和皮鞋感觉怎么样啊? 非常可爱对吧? 军部很多叔叔可是很喜欢的哦? 他们为了得到娜塔莎酱刚刚脱下来的过膝袜和鞋子,什么要求都愿意满足娜塔莎哦。就连娜塔莎酱命令他们跪下来舔皮鞋的鞋跟,他们也会像小狗一样争着抢着来做呢? 能被娜塔莎酱这样子用脚踩住脖子,是那些叔叔连做梦都渴望着的事情哦。所以,小哥哥能被娜塔莎酱这样子踩着,真的是非常幸运呢? 哦哦,说起来,刚才小哥哥你的精液还粘在娜塔莎酱的鞋子底下呢,用精液把人家可爱的鞋子弄脏什么的,超~ 讨厌的!嗯,要不要趁小哥哥还没被踩死,先罚你把娜塔莎酱的鞋子舔干净呢……(笑)」

  可是她皮鞋下的少年兵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可怕的窒息让他难受得像身处地狱一样,连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少年的眼睛一点一点失去焦点,他的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唯一能勉强看清的,就只有眼前那一抹纤细修长的蓝白色。那是娜塔莎裹着可爱蓝白色条纹过膝袜的修长小玉足,也正是小萝莉用来踩住他的颈部、给予他无尽的痛苦折磨、将他一点点打入窒息地狱的恶魔武器。
  周围其他的少年兵心惊胆战地看着失败的少年在娜塔莎可爱的小皮鞋下脸色越来越难看,全身不断地痛苦痉挛,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他们一开始是因为忌惮娜塔莎手中的小手枪,但渐渐地,他们更多的是被这个哥特洋装打扮的萝莉处刑官的残酷行为震撼住了。明明是那么楚楚可怜那么天真可爱的小萝莉,穿着一身童话公主般的可爱打扮,却可以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毫无顾忌地将同年龄的男孩踩虐折磨得死去活来。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所有的少年兵都看得呆住了。他们一方面对娜塔莎的残酷感到了恐惧,但是另一方面,看着娜塔莎穿着一身可爱装束尽情折磨男孩子的情景,少年们却又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某种奇怪的兴奋,渐渐地,许多少年下半身的某个部位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哥特萝莉处刑官的窒息处刑持续了大约三分钟时间,但周围的少年兵感觉似乎过去了好几个时间那么久。萝莉的可爱小皮鞋下,少年兵的痉挛越来越弱,喉咙深处的呜呜低响也越来越低沉,到最后终于一动不动了。少年两只眼睛瞪得像灯笼一样,他死死望着自己喉部上方的那只裹着蓝白条纹过膝袜的可爱小玉足,咽下了最后一口。

  娜塔莎可爱地眨巴眨巴眼睛:「哎呀? 小哥哥? 这就已经不行了? 喂……小
哥哥你死了吗? 没死的话请答应一声好吗? 」她用皮鞋踢了踢少年兵尸体的脑袋,
少年头软软地歪过一边,没有任何反应。娜塔莎这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今晚的第一个处刑任务,clear!」

  在周围少年兵战栗的目光中,哥特洋装打扮的萝莉处刑官轻飘飘地回到沙发上坐下,重新将两只鞋底沾满精液的圆头小皮鞋踏回到条板箱上。小萝莉一脸孩童特有的天真可爱笑容地望向剩余的少年兵们,欢快地问道:「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下一组请快点把你们的小鸡鸡放到娜塔莎酱的鞋子底下吧?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