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抚母之芯】(11)【作者:lgy920】
【抚母之芯】(11)【作者:lgy920】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胆大包天

  直到今天,我有时候还会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起对母亲有了不伦的想法的,母亲绝对不是那种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会因为缺乏性爱而变得缺乏理智的人,其实母亲骨子里我觉得还是有那么点传统的人,说的话有时候会让我觉得这种九零后很难接受,母亲离婚以后没有跟任何男的在一起过,一点不好听的传闻都没有,在和我母亲发生关系之前母亲一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算算时间几乎有十几年,如果母亲是那种淫荡的女人的话,是不可能十几年来都清清苦苦一个人的。

  而我自己呢,我承认自己可以说是一个禽兽,因为应该只有禽兽才会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无法遏制的求爱欲望,但是说实话生活当中认识的那些还不错的女人,我却不会有什么龌蹉的心思,事实上我基本上不会主动和别的女性交流,甚至于我到现在都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我觉得大概我生下来可能就有哪里出问题了。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人一起睡在地铺上,我想着我应该改正过来,不再对姐姐做不好的事,同时我又怕自己又会变成只是嘴上说说,因为人总是冲动的生物,那天晚上我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到了半夜都没睡着,其实那天晚上很热,本来就很难睡着,我觉得闷的很,就轻手轻脚的爬了起来,到院子里去透了口气,我都有点不敢回房间,怕看到姐姐睡觉的样子,自己又会想些有的没的。

  我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家门前外面的空地上,看着天空,那时候我已经算是个小伙子了,看着满天的星星,觉得自己似乎变得平静,我其实一直都不算过着平静的日子,现在自己再次回到小时候住的地方,总觉得会有一种莫名的惆怅,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天空,都没注意到不知不觉后面站着个人,母亲在后面看着我,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那时候大半夜的,我还以为是谁呢,而且老妈叫我之前都没发出一点声音,我吓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母亲看到我被她吓成这样,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母亲笑成那样,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老妈问我不睡觉在这里干嘛,我说太热了,出来透透气,我问她怎么也起了,她说上厕所发现我不在地铺上,就出来看了一下,发现我像个小屁孩似的在看星星,就想吓吓我,我没想到母亲这么大个人了,还会想着吓唬她的儿子,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说她了。

  母亲看我不说话,就也从屋里搬了张椅子,坐在了我旁边,其实自从上次打屁股事件以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母亲好好说过话了,一方面是我没有跟母亲好好道歉过,现在道歉的时机也早就过去了,加上我这年龄已经不大好意思跟别人静下心来讲老实话了,我想着就当之前的事都没发生过好了,毕竟只是不小心看到了母亲洗澡而已,母亲自己应该也已经不在乎了,而且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和姐姐的事,心里很乱,大晚上想一个人透透气看来都不能如意。

  母亲坐在我旁边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过了好长一会,母亲突然冒出一句:「你和你姐吵架了?」,我吓了一跳,我当然没和姐姐吵架,但是肯定今天和姐姐那种不自然的态度肯定被母亲注意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母亲,肯定是不能告诉她我对姐姐做的事的,我只能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没吵架,母亲听了以后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不敢正视母亲的眼睛,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母亲看着我的时候能看到我心里去,感觉自己有啥事都瞒不住母亲,母亲看我这幅样子,轻哼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姐姐的事,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迷糊的嗯了一声,没想到母亲就开始不依不饶拷问我到底做了什么,我不能告诉她,就不说话了,母亲看我打死不说的样子,似乎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来逼问我,于是母亲突然朝我伸出了手,我没反应过来,就被母亲掐住了耳朵。

  母亲在厂里干的也算是个半个体力活,手上劲头还是不小的,我一下子就被她扯了过去,你们应该知道的是我母亲从来都不算是一个温柔贤淑,小家闺秀的人,她当然不是那种暴脾气的人,但是要是较起真来,一家子里都没人敢跟她吵,我刚回到家里的一段时间,母亲对我还是很少打骂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了,该动手我母亲真的是从来不多BB。

  我被扯着耳朵,哀嚎着贴在了母亲的椅子上,她说再问我一遍,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再不老实就真的要打我了,我没想到母亲今天这么的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我甚至觉得她早就知道我和姐姐的那些猫腻了,只是今天她想要我吐出来,逮到这么个机会,我真是倒霉。

  我一开始嘴皮子还是很硬的,愣是不说实话,说她冤枉我,我和姐姐没咋滴,母亲见我这幅样子,就用上了绝招,在我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我当时就疼的鬼叫了一声,还好母亲只掐了我一下,她似乎不想在大半夜弄出太多声响,于是她警告我再不说实话就多来几下,我这下是真的怕了,开始讨饶,但是母亲不鸟我,就是要让我说出实话,我想着今天看来真的是逃不掉了,而且那时候毕竟还是个初中生,被家长这么逼问内心里还是很容易就屈服的,我看母亲又伸出手,内心顿时放弃针扎。

  「我说我说,别掐我了,都掐紫了。」

  母亲见我屈服了,就放开了手,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她一放开手,我就反手把她两只手给抓住了,我用力一拉,母亲整个人就被我拉到了我这边,我再把母亲转了个身,把母亲的手给反扣住,这下我是真的惹毛母亲了,母亲转过头,用能吓死人的眼神告诉我再不放开就真的要我好看,我当然不是真的要反抗母亲,急忙解释到只是为了不让她掐我了,因为我怕告诉她她会生气。

  当然母亲已经很生气了,于是我只能跟她商量,不管我说啥都不许再对我动手,母亲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我这才放开了母亲,还没等母亲再说什么,我就开口说道:「我不小心看到姐姐洗澡了,所以姐姐才不开心的」。

  我知道那时候我不吐点真东西来,母亲是不会放过我的,但是更过分的我事我实在不敢说了,只敢说自己只是偷看了姐姐洗澡,母亲听了以后用很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沉默了半响问我是不是故意偷看的,我连忙否认,只说是不小心的,母亲似乎不是很相信我,她问我有跟姐姐道歉过么,我说道歉过了,但是姐姐还是有点生气,所以看起来不开心,我不敢再多透露什么,因为我知道母亲有察觉到我和姐姐之间有过一些猫腻的。

  母亲听完我的解释以后,照常理是应该骂我一顿的,但是她只是直直的看着我,然后突然冒出一句:「是不是像上次你看到我洗澡那样?」,我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么一句,一下子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她,本来我就在想要不要跟母亲道歉,但是母亲这么突然得提起,我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母亲那玲珑的躯体,那两点深红和那神秘的倒三角,我想着想着就盯着母亲的身子了,母亲见我没回答,还盯着她看,估计是猜到我在想什么了,脸一下红了起来,伸出手就是给我头上来了一下。

  我被母亲这么一拍,瞬间回过神来,气氛顿时尴尬的不行,我也脸红了,支支吾吾说了一句不是的,上次不关我的事,这次也是不小心,母亲骂我不想承认就算了,叫我以后当心点,这么大个人了,脑子要清醒点,其实那时候我只要低头默默接受母亲的教育就行了,但是那个时候我突然不怕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姐姐的事下定了决心有关,还是说因为母亲勾起了我的回忆,或者是纯粹胆子变大了,我看着母亲在那里不停的数落我,心里突然一横,就脱口而出了一句:「你那天不也看到我的身子了么,扯平么。」

  说实话这话一说出口我就知道我捅了马蜂窝了,但是很奇怪的是我说出口的时候一点后悔的感觉都没有,我抬起头看到母亲听到我的话很明显楞了一下,但是马上那双眼睛就变得像似要喷出火来,我看到母亲这要吃人的眼神,暗道情况不妙,得闪,迅速的躲过母亲向我伸出的双手,麻溜的就跑回了屋子里,母亲在后面既没有骂我也没有叫我停下来,只是紧跟着我,我都不敢回头,总感觉后面的女人变得很危险,我吓得一下子就跑回了卧室里,我看到姐姐睡得很熟,赶紧站到姐姐的身旁,回头看着已经追赶到了卧室里的母亲,母亲似乎也不想吵醒姐姐,只是很轻的说了一句过来,母亲看起来似乎不是很生气,但是我知道那是因为她快要气炸了。

  我觉得现在我认错已经没什么用了,索性今天就跟她抗到底,于是我就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样的对着母亲就来了一句:「我就不过去,你咬我啊,我又没说错,你不是也看到我的,我的小弟弟了么,我还没说你什么呢。」

  当时的情形,我的生命可能真的会遭到严重的打击,但是我还是因为对着母亲说了下流的话而感到一阵莫名的刺激,这种刺激感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母亲听到我的话以后,脸上浮现出一种很滑稽的表情,她大概没想到我敢对她说出这种话,要知道我在她面前几乎不敢说脏话的,而这句话一下子就越线越的有点远了。

  母亲一下子沉默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向我走了过来,我见状不妙,为了保命,我一下子就抓住姐姐的肩膀,就像是要把姐姐当做挡箭牌一样,母亲看到我抓住姐姐,不知道我要干嘛,停了一下,但是还是马上走了过来,我慌了马上说到再过来再过来我叫醒姐姐了,母亲说你叫呀,我和她今天一起扒了你的皮,我看到母亲这不依不饶的样子,想着看来只能使出绝招了。

  我等到母亲接近我,瞬间起身想抓住母亲的手,可是没想到母亲早有准备,对着我肚子就是一脚,我一下就被她踢翻在地,母亲她教训起我和姐姐向来就不只是动动嘴皮子,鸡毛掸子什么的都是用过的,而这一次她手边没有工具,但还是阻止不了她,她看到我倒了,一下子就坐在了我肚子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在我的腰上来了一招夺命掐,哎呦喂,那滋味,至今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的酸爽,还没等我疼的大声哀嚎,母亲就捂住了我的嘴,腰上又是一下,我当时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我不敢用嘴咬母亲的手,应该说是不忍心,母亲发了狠的掐我,可我却是不会对母亲出手的,母亲打儿子天经地义,但是儿子就不能,不管轻的重的,对母亲也不能用一点点暴力。

  于是我想着就忍吧,别把我肉掐下来就行,其实母亲也就头两下掐的狠了点,接下来也就收了力,只是没有起身,一直压着我,掐得差不多了,就问我知错了没,我刚才也说过了,今天的我就是嘴贱,我想都没想就是一句我没错,是你知错了没,母亲没想我这样子还敢反抗,又是一顿掐,掐完就问我,还嘴硬?这次我没说什么,就在母亲以为我要讨饶的时候,我默默的伸出手,在母亲形状姣好的腰上轻轻的,轻轻的象征性的掐了一下,以此表示了我的态度,这下子母亲似乎都无语了,惊讶的看着我,我对着母亲笑了一下,当时我的笑容一定很猥琐,虽然我的态度看起来很是坚决。

  而这下母亲似乎也不知道拿我怎么办了,只是看着我,想着怎么才能让我屈服,我看母亲不说话,就问她掐好了吗,要掐继续,不掐就让我起来吧,母亲还没想好怎么对付我,被我这么一说似乎缓过神来,刚想说点什么,我就抓住了母亲的手,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母亲本来坐在我的肚子上的,我一起来她的屁股就滑到了我的大腿上,有一瞬间母亲的那充满弹性的屁股挤压了一下我的小弟弟,当然只是一瞬间,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母亲以为我要反了,就想再压制住我,可是我已经起来了,而且母亲那时候力气也已经没我大了,手也挣脱不开,我一只手就能扣住母亲的两只手,你们以前有没有被比自己力气大的人一只手抓住两只手过,那样是不是感觉有点憋屈,当然我只是这样抓了母亲两秒钟,我另一手环过母亲的腰,一个翻身就跟母亲一起侧躺在了席子上面,这时我再用被母亲腰压住的手抓住了母亲的手,这下子母亲就被我扣住两只手被我抱在了怀里。

  当然我并不是想要轻薄母亲,那时候只是想不让母亲继续压着我了,可是母亲见我竟然敢反扣住她,就威胁我放开她,不然真的就对我不客气了,我哪还会怕她嘴上这一套,只是说她消气了我就放开她,可是母亲说今天不会放过我,我听她这么说,想着都不肯放过我了,那我只能使出绝招了,于是我用被母亲腰压住的右手再一次扣住了母亲的两只手,然后把我的左手放在了母亲的腰上,母亲以为我也要掐她,可是我却是开始挠起了她的痒痒,母亲和姐姐都有一个相同的弱点,那就是很怕痒,而且一痒就会忍不住想笑,母亲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招,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开始挣扎起来,不过还是很硬气的没笑出来,还叫我快放开她,我哪会放开她,只是对她说还生不生我气了,母亲没回答,我就继续挠她,很快母亲就忍不住了,我能听到她喉咙里发出了一点笑声,我手上更来劲了,母亲受不了了,很喘的说她不生气了,让我放开她。

  不过我当时觉得这样还不够,就对她说让她说以后不再掐我了,说着手上没听继续挠她,母亲看来是真的受不了了,怕痒是她的命门,她是抵抗不住的,马上她就讨饶了,说以后不会再掐我了,可我还是没打算放过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母亲在我怀里讨饶的样子,我的心里觉得很刺激,下腹部突然有一股痒痒的感觉,我察觉到我很喜欢看母亲现在这个样子,于是我大起了胆子,说出了一句越线的话:

  「想让我放开,妈你得先承认刚才我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

  「就是上次你确实看到我下面了,看到我的……那个小弟弟了。」

  「……」

  「说啊,说你看到了,那时候我看到你盯着我下面看了。」

  「……我,我没有,你别瞎说,快放开我。」

  当时母亲被我挠的还有点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有气无力的,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母亲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害羞,但是并没有生气的感觉,于是我一下就来劲了。

  「你还不承认,你明明看了,你看了好几眼呢。」

  「滚……谁要看你下面,明明是你故意弄破帘子看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其实那时候那帘子还真的不是我故意弄破的,只是碰巧而已。

  「不是,是帘子自己破的,你知道的,是你冤枉我,就算我看到了也是不小心的」

  「好好,你不是故意的行了吧,快点手拿开」

  「你还没承认你也看到我了呢,你不承认我就不放开」

  说完我继续开始挠母亲的痒痒,终于母亲吃不住了,边笑边回答我。

  「……好了,哎呦,我也看到了行吧,你饶了我吧,受不了了……」

  我没想到母亲竟然真的承认了,可是母亲承认以后那种刺激的感觉反而没有了,于是我放开了母亲,母亲一下坐了起来,可是母亲接下来并没有反驳刚才她说的,只是在我脸上捏了一把,看到我缩了一下,似乎很开心的笑了一声,说已经很迟了,好睡了,于是躺在了我的身旁,背对着我不说话睡觉了。

  我只知道母亲被我挠的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消气了,说实话想想刚才我逼母亲承认那种事,有点冒冷汗的感觉,可是母亲竟然大方承认而且还没说我什么,我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觉得怪怪的,看着母亲曲线优美的后背,我很想再伸出手抱住母亲,可是我已经没有刚才那个胆子了,而且折腾了这么久,我也很累了,于是迷迷糊糊的我也睡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